唐山名人网
www.tsvips.com

与劳模吴旭芝一起下井的日子(上篇)

发表时间:2017-06-06 18:40


提起吴旭芝,人们往往想到他“以矿为家,出满勤,干满点,二十四年如一日”的矿山老愚公的先进事迹,却很少知道他平时为人处事和工友之间相互交往的生活细节。下面,我就把几年中和吴师傅相处的点点滴滴作一个简单介绍。


1968年的夏天,我刚从学校毕业,被分配到唐家庄矿采煤区一营二连当工人。这个连队敢啃硬骨头,在淋水大、顶板破碎的困难条件下,长期坚持稳产高产、安全生产,是个英雄辈出的先进连队,多次受到上级的表扬,会议室里挂满了奖旗。《开滦矿工报》曾以“战斗在采煤第一线的年轻指挥员”为题,用半版篇幅介绍过连指导员张宝珍的模范事迹。还有一名局级劳模刘恩佑,说干就干,雷厉风行,别人走两个空窑,他就走四空,哪里有困难就往哪里去,被称作采煤区的领头兵。第三位就是老工人吴旭芝,当时对他宣传的不太多,但他无论别人注意不注意,领导表扬不表扬,总是最早进入掌子面,准时开动割煤机,最晚离开工作岗位。


我刚下井时,是一个地道的“白脸”(新手),对井下的事一点不懂,处处觉得新鲜。看到溜子像一条大河一样,源源不断地把煤运出去,简直有点儿眼花缭乱。带我的师傅张伯是班长,跑上跑下事情很多,于是我就成了各位师傅共同的徒弟。他们热情地告诉我怎样攉煤,怎样打柱。


一次响炮之后,我在空顶下面忙着攉煤,吴旭芝师傅走过来说:“小张,赶快挖柱窝,打柱子,这样空顶攉煤很危险!”

我嘴里答应着,心里却想:“这顶板光溜溜的,挺好的,有什么危险!”可就在我抬头“找掉”(找顶板上活动的矸石砸下来)时,一块半个磨盘大的石头从顶板上轰然落下,重重地砸在我前面的脚下。


我吓出一身冷汗。这时我才明白,要不是吴师傅一句提醒,说不定我今天就没命了。


吴师傅为人憨厚,性情沉稳,干活却很有门道。他心灵手巧,喜欢琢磨机器的构造和原理。他操作的割煤机,特别注重保养和检修,正常工作时,从没出现过割煤机停车处理故障的时候。


吴师傅还有一个好习惯,交接班时把每件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。有一次炮工的炮机出了问题,响不了炮,炮工急得团团转。吴师傅拿过来仔细看了看,接上线路,问题就解决了。


井下工作的员工都知道,每天上班第一件事,就是开班前会,其实,从会议室出来到掌子面就是是一次复杂的旅行:换衣服坐火车到风井,乘罐笼下井,再坐井下小电车,过石门,进巷道,拿家具,沿着溜子道步行到采面,这一趟下来就大约两个小时了。在这个从地面到井下的过程中,工人们必须把自己的头盔、矿灯、手套,锹镐斧子、干粮带好,丢一件就很麻烦。


我是新工,最初缺乏这方面的意识。有一次班中休息吃干粮时,我一摸口袋,装馒头咸菜的袋子不见了。我反复回忆,可能是丢在车里了。一个班的重体力劳动,饿着肚子可是难受啊!师傅们知道我丢了干粮,纷纷拿出自己的饭菜分给我吃。

这时,吴师傅说话了:“正好,我带了两天的饭,看样子今天加不了班啦,来,帮我消灭掉!”


我没什么可说的,师傅们是一片真心,我接过吴师傅的馒头吃了起来。其实,我看到了,他带的也不多呀!(本文作者:张立军)


分享到:
首  页          名人会馆         头  条       大事记         名人故事          名人过客         展  厅         关于我们
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4012744号  未经授权,其它网站不得转载和引用您若对网站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电话:18633378515  联系人:华力